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新闻动态
考古研究|关于重写早期汉画像石墓发掘报告若干问题的思考
发布时间:2020-7-24 14:28:13                  点击次数:111

      作者简介

      梁勇,徐州博物馆(徐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馆员,江苏师范大学硕士生导师。从事文博工作30余年,出版专著有《西汉楚王与楚王墓》《徐州汉墓》《古彭求真》等,发表发掘报告与论文60余篇。

研究方向:汉代考古、博物馆学及区域文化研究。

      一、问题的提出

      考古报告的水平主要是看在相近条件下提取信息的比例与认知水准。由于时代的局限性,大批早期调查清理发掘资料相对简单,信息量小。面对这种情况,特别是民国到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重要资料,怎么办?这是整个文博界面临的问题。这就需要重写汉画像石墓发掘报告,这也是再考古的潜力、前景所在。

      以现在的考古技术和要求反观早期发掘报告,或许感到有一些信息可以补充,有很多工作可以做,可以对有条件的特定项目进行再考古,重写汉画像石墓发掘报告,尽量达到目前考古报告的要求与标准。以目前来看图像类文物更需要和适合率先进行重写工作,如汉画像石墓、壁画墓等。

所谓重写汉画像石墓发掘报告,顾名思义是该项目曾经进行过正式清理发掘并发表过发掘简报或报告,在没有进行《田野考古工作规程》意义上新的清理发掘的情况下,采用新的技术手段再记录与研究。按照《田野考古工作规程》要求编写新的研究报告,将其成果呈现出来。

      二、项目的分类与选

      以现有资源考量早期发掘项目,有些是可以现在重写的,如徐州睢宁九女墩汉墓;有些则是无法重写的,如徐州黄山陇汉代壁画墓,壁画毁了,具体地点也找不到了;有的则可以多次重写,随着技术的进步,认识的提高,文物本身保存较好,又很重要,如白集汉墓、茅村汉墓;有些是可以今后重写的,这一类型就多了。术业有专攻,事项分轻重缓急,资源总是有限的,何人何时做何项目及具体工作,要根据具体情况来确定。例如,在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时把重写发掘报告因素加上,在文物布展、新建库房需要移动文物时考虑进去,在做GPS定位、材料检测时把重写发掘报告的事项一起做了。

      三、工作的标准

      母庸置疑,重写汉画像石墓发掘报告应该按照《田野考古工作规程》有关要求来进行。只是不清理发掘,在既有的条件下收集补充以往的资料空缺,完善以往的不足;包含但不限于《田野考古工作规程》的有关要求,应该与时俱进,尽量采用新技术新方法新规范。既然是重写就要根据其条件增加重写的特点。

      朱青生先生主持的汉画总录项目注意了这一问题,其《汉画总录· 编辑体例》实际就是其标准的一部分,在他制定的登录标准及其出版的《汉画总录》中汉画像石登记两个尺寸,即汉画像石原石尺寸与画面尺寸,这样就较好的解决了尺寸混乱问题。同时设立了所属墓群、组合关系、著录与文献等项目。

      四、具体问题

      重写的过程中会遇到许多具体问题:

      (一)空间问题。时间空间是考古发掘的重要概念。空间既有遗迹本身的内部空间问题,也有与周边参照物之间的关系问题。例如, 1959年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江苏徐州汉画像石》中的一半以上的村级地名,作为当地的专业工作者已经找不到了,具体地点更难确认。早期考古报告线图照片资料较少,如果没有见过建筑构件,很难判断其在建筑中的空间位置,这一点在汉画像石墓的研究中尤为突出。定位必须用GPS,线图照片尽量多用。

1955年徐州睢宁九女墩汉墓清理简报公布的墓葬平面图


2015年笔者复原徐州睢宁九女墩汉墓平剖面图


2015年笔者复原徐州睢宁九女墩汉墓立体图

      (二)体量问题。一些早期重要考古资料曾被多次在相关资料中刊登,基本尺寸相差很大,即便是同一作者所著,有时也是不同的;各人,甚至同一人的不同时期表述也或有差异。

      (三)加大学术梳理的力度。既是重写,就必须进行学术梳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建设速度、规模、范围可以讲是空前绝后的,大量的考古发现成为前期考古成果的参照;急功近利与学术道德失范产生了大量的学术垃圾与谬误,必须去粗取精、去伪存真,非如此不足以形成高质量的科研成果。


2015年笔者对徐州睢宁九女墩汉墓画像石的分类梳理

      五、要与时俱进

      重写发掘报告工作不仅要抓紧,而且要与时俱进。图像学是汉画像石研究的主要方法之一,汉画像石图像质量、数量往往决定着具体项目质量与水平。而早期的资料,即便是经过考古发掘的,由于历史的局限性,汉画像石体量较大,早期制作拓片及拍照质量普遍不高,已不能适合今天社会的需求了,影响了研究与欣赏。微痕技术是上世纪新兴的方法,以往主要运用于旧石器时期考古,近年也逐渐运用到古代玉器研究中,微痕技术也适宜于汉画像石研究,特别是汉画像石肌理研究。其他如造物学、力学、材料分析等方法技术的运用。

      近几十年学科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大数据为我们考量项目全貌提供了有利条件,项目本身也需要用现代新技术形成成果展示出来。随着现代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为了更科学、更详细的采集各种信息,数字摄影、地理信息系统、三维扫描、遥感等等数字化技术已被广泛应用于田野考古工作中。与之相适应的是,重写早期汉画像石墓发掘报告是时候了。


徐州白集汉墓航拍图


徐州白集汉墓墓室高清照片


上一条:“国潮汉风·徐博之夜”——徐州中医院专场
下一条:“国潮汉风·徐博之夜”,精彩演出不停歇!
您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