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新闻动态
文物研究|汉画像“泗水升鼎”的构成与巫术意义
发布时间:2020-9-4 9:14:14                  点击次数:211


      作者简介:

      刘振永(1970.7—),江苏徐州人,硕士研究生,淮安市博物馆研究保护所主任,研究方向为汉画像艺术、古代物质文化、文物保护等,近些年在各类期刊发表论文50余篇。

      鼎由实用炊煮器逐渐演变为礼器,成为国之重器,是国家权力的象征。九鼎伴随着王权更迭,其发展演化的另一路径是逐渐神秘化、神圣化,不光是九鼎具有灵性,广泛意义上各式鼎也具有了巫术性质。秦汉时期巫风大胜,巫觋方士纷纷登上了历史舞台。鼎作为政治意义和神圣意义被汉代人充分演绎,逐渐被视为一种神圣灵物。无论是象征王权的九鼎还是黄帝之鼎,在汉代已合流为一种观念或特殊器物存在,由宫廷到民间已被作为神圣之物,重要意义不言而喻。

      通过目前出土的母题“泗水升鼎”画面分析,画像中鼎、龙组合有无及出现时间也无明显规律性,其发展变化应该是时俗、出资人、雕刻工匠和方士等为了画面需要而进行相应元素加减。在已发现的刻有“泗水升鼎”的画像石分别分布在棺椁、墓室、祠堂等处。“泗水升鼎”画面构成最基本元素一般有鼎、龙、曳绳人、鸟、鱼等,“泗水升鼎”这一历史传说在西汉中晚期至东汉时期的画像石里有比较多体现。刻有“泗水升鼎”图的画像石目前主要分布在江苏北部、山东南部、河南南阳、洛阳、安徽北部和四川等地。“泗水升鼎”为母题的画像广泛出现在汉代墓室、祠堂和棺椁上,其寓意也有不同的说法,一般可分为讥刺秦始皇不合天命说、“时变”思想、升仙说、百戏说、祥瑞说、育子说、天界季节转换说等。

      对画像中某一母题的阐释其实主要解决的是两个问题:一是它表现了什么,二是它表达了什么。通过对每一形象或画面的分析,可以获得汉代社会的直接信息。运用这些形象其目的是为墓主人服务,墓葬环境中的一切设置都是以墓主人死后的生活为核心,为墓主冥界享用或死后升仙的。神仙类、现实生活类、祥禽瑞兽类、历史故事类等等,按照学界一般的解释是希望墓主人死后成为那样的人,或进入仙界或永远过上悠闲安逸的生活。但是汉画像中还有诸多如荆轲刺秦王、二桃杀三士、专诸刺吴王、胡汉战争、泗水升鼎等题材与墓主人似乎没有什么关系。因此,这些内容应该是一种巫术的载体,这些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义士和他们在战争中的奋勇拼杀的行为足以辟邪镇墓。在汉代墓葬中可以发现许多驱鬼辟邪的明器(法器)和图像,如“镇墓兽”、“镇墓瓶”、“刚卯”、“铜镜”、“买地券”、“符咒”等,在汉画中如铺首衔环、蹶张、武士、熊、武库等在汉代人眼里具有镇墓作用。在汉代人的观念里,鬼怕恶人,鬼怕凶猛的力大无穷的人或动物或有凶兆的器物,那么在汉代巫师看来,人与虎的激烈搏击,“泗水升鼎”中龙咬断系鼎之绳,均是力与力的博弈,其中抽象为一种神秘的力量对地下的魑魅魍魉这些恶鬼具有极大的震慑作用。画像中“泗水升鼎”、圣人、巫师作法等诸如此类内容也常和驱鬼镇墓的四神、铺首等并置,其蕴含的意思也是很容易理解的。这一画面程式如同巫觋手中的法器,被随取随用刻绘于汉画中为墓主人服务。


邹城郭里乡高李村出土“泗水升鼎图”


      祥瑞是汉代祥瑞思想在汉画像中的集中体现。在众多画像石上人们可以发现刻有龙、凤、麟、龟、比翼鸟、神鼎、比目鱼、木连理、九尾狐、白鹿、嘉禾、等表示祥瑞的图像,这些祥瑞从巫术原理来看,实际上应是巫术灵物,具有某种神秘属性。这些巫术灵物在不同时期思想变异下和不同艺术工匠的再创造,使得同一母题出现不同的画面构成形式,但为墓主人服务的宗旨是不变的。作为祥瑞性质的鼎,它和其他瑞应之物一样是为了营造一种吉祥、安宁的神仙般的安息环境。在祥瑞图像中作为器物类的鼎有玉鼎、神鼎、金鼎、宝鼎、石鼎、古鼎等,由此可知,鼎作为祥瑞器物受到古代人的重视程度。鼎作为一种神奇功能的巫术灵物,除了以“泗水升鼎”的形式加以表现外,还有以单独形式置于汉画图像中。


徐州出土“泗水捞鼎图”


      鼎在中国古代所有器物中又是最神圣之物,它最终和权力结合,具有非同一般的神秘魔力。它与传说中的龙配置在一起,且龙还是皇帝的化身,其所具有的威力非一般灵物可比,它们被巫师选中作为最重要的法器之一也是必然的。所以在汉画像题材中从西汉中期一直延续到东汉晚期,有鼎或“泗水出鼎”图像,不论有龙有鼎还是有鼎无龙,或龙噬绳还是没咬绳,其主要作用即为巫师的一种法器,或驱鬼除邪或营造一个永生的世界。

上一条:“玉见你——古代与当代关于玉的对话”展览在南通博物苑开展
下一条:“国潮汉风·徐博之夜”,博物馆里唱大戏!
您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