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新闻动态
徐州早期画像石椁墓相关问题浅谈 —以徐州铁刹山M66为例
发布时间:2020-9-11 14:35:26                  点击次数:124

      李祥

      徐州博物馆


      棺椁制度是墓葬研究领域的重要内容,其形制、制度的发展演变是古人意识形态及社会形态的集中反映,二者虽都是葬具,但有明显的区别。《论语·先进》有云“有棺而无椁”,可见棺、椁非同。《说文·木部》:“棺,关也,所以掩尸”,《释名·释丧制》:“棺,关也,关闭也”。《说文》:“‘椁、葬有木郭也’。段玉裁注:‘木郭者,以木为之,周于棺,如城之有郭也’”。在中国古代,棺椁往往并称,《孝经·丧亲章》有注“为之棺椁衣衾而举之”。简单地说棺材是装死者的,椁则是盛放棺和随葬品的装置,是棺外的套棺,谓之内棺外椁。

      通过考古资料可知,棺、椁最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已经出现,最早出现的棺为陶棺或石棺,木质棺、椁出现较晚。至汉时椁有木椁、石椁、砖椁之分,我们这里要谈的石椁墓,主要是指用加工过的数量不等、大小不一、多有榫卯的石板扣合而成的椁室,一般其内多置木棺。近几十年来,在苏北、鲁南、豫东、皖北这一区域已陆续发现了数百座石椁墓,部分椁板刻有画像,但这类墓葬数量相对较少。苏北主要以徐州为代表。徐州在汉代属楚国的领域,是汉高祖刘邦的故乡,汉初即建置了诸侯国楚国,两汉共传18王。楚国多皇亲国戚, 权势和经济实力并重,当时不仅以山为陵,开掘出规模宏大的崖洞墓,而且也创造了汉代最早的画像石椁墓,如徐州铁刹山、徐州铜山县范山、徐州万寨、沛县栖山等地均集中发现有两汉时期的画像石椁墓。

      一、铁刹山M66画像石椁墓的发现

      徐州铁刹山汉墓群位于市区东部铁刹山上,在房地产开发建设拆迁整地时发现。徐州博物馆曾于2005年、2008~2009年、2012~2013年多次发掘,迄今为止共发掘西汉墓葬82座,几乎囊括了徐州西汉时期中小型墓葬的各种类型,其中石坑竖穴石椁墓有8座,而刻有画像内容的仅有2座。铁刹山M3[]2005年发掘,有南北2个椁室,北椁室就地而凿,南椁室即为石板扣合而成的画像石椁。石椁东西向放置,东、西档头内壁雕刻纹饰,内容为十字穿璧、常青树及鸟。由于当时一些原因,铁刹山M3画像石椁及其拓片和纹饰线图都未能保存下来。2012年9月,在徐州铁刹山发现的M66为典型的画像石椁墓。该墓为夫妻同穴合葬墓,两墓主葬具均为一棺一椁。这两具石椁用料讲究,造型规整,工艺精细,画像内容简单,保存基本完整,在发掘结束后即被徐州博物馆拆运至馆内,拟进行复原展示。下文即以该墓为例,就画像石椁墓的形制、画像内容及其产生时间、原因等问题作一简单的分析。

      铁刹山M66位于铁刹山西南坡,竖穴正南北向,东西长4.5、南北宽3.3、现深4.25米。


铁刹山M66平、剖面图

该墓竖穴上部还葬有两座年代晚些的墓葬,因不在我们论及的范围内,不予介绍。在竖穴底部,紧靠东、西壁各置有一石椁,南北放置,东西并列。


铁刹山M66石椁清理前


 铁刹山M66石椁清理后

石椁为石板组合而成,规格大小基本相同。石椁长方形,由南北两端档头、东西两面侧板、底面底板、顶面盖板组成。除顶面盖板为两块石板外,石椁每面皆为一块整石凿制而成。石椁内长2.5、宽1.04、深1米。石板厚12~17厘米。除底板外,石椁每一块石板内壁上端皆刻有槽,相互扣合。组合成石椁的石板凿制得非常规整,内外两面皆凿刻纹饰。具体情况如下:

      1、东石椁顶面盖板有两块,皆碎裂,顶面斜线纹。其中北面一块内面刻饰一组十字穿璧纹,圆璧处于中心,十字对角。西石椁顶面盖板没有十字穿璧纹。

      2、东石椁北档头与西石椁南档头纹饰相同,四周有边框,框内刻简单的三角或斜线纹。


 西椁南档头内壁

      3、东石椁南档头,四周有边框,框内刻十字穿璧,璧处中心,十字对角,对角线未从璧好穿过,止于璧的外缘。璧上方有一“个”字形图案。


 东椁南档头内壁

西石椁北档头内壁纹饰与上类似,但有一对角线穿璧而过,没有“个”字形图案。


西椁北档头内壁

关于“个”字形图案,下面将专门论述。

      4、东石椁东侧板,内壁四周有边框,框内刻十字穿璧,璧处中心,璧的两侧各附伸出一个三角形,十字对角,对角线未从璧好穿过,止于璧的外缘。璧两旁饰三角纹。

 东椁东内壁

      5、东石椁西侧板,内壁图案类似于东侧板,对角线穿入璧好,但同一侧两条线在好内是连在一起的


东椁西内壁

外壁亦刻有一组图案,一左一右分布着两颗常青树,树两旁饰三角纹。


东椁西外壁

      6、西石椁东、西侧板内壁纹饰基本相同,以粗线条隔成3个区域,左右各刻一组十字穿璧,仅一条线穿璧好而过,每条穿线有两个“个”字形图案。中间刻三角形纹。


西椁西内壁

东侧板外壁纹饰与东石椁西侧板外壁相同,为常青树。

      7、东、西石椁底板内壁纹饰基本相同,只不过其中一组的两璧刻成了一大一小,一以粗框一以线条隔成3个区域,左右各雕刻了一组十字穿璧纹,十字对角穿透璧好,中心区域为简单的三角纹。


东椁底内壁

      二、相关问题的思考

      (一)关于墓葬的形制结构

      石椁墓均为长方形坚穴,分土坑和石坑两类( 在山体上凿石为圹)。其构造为顶面盖板、前后档板、左右侧板、底板。石板内壁上端多有凹槽或榫以作相扣。一般出现画像的石椁多为单椁室,铁刹山M66为石坑(圹)竖穴,两个石椁室均为单椁室。铁M3虽然也是单石椁,但石椁的南侧板外还设置有边箱。也有双椁室,如华山M1[],有简单画像。三椁室比较少,年代也较晚。

      (二)关于画像石的产生时间

      画像石的产生,以往很多学者认为最早的画像石出现于西汉中期,因为以前发现较早的多座画像石墓皆属于西汉中期。但徐州韩山汉墓的发现将墓室画像最早出现在墓葬中提前到了徐州早期。韩山汉墓是迄今发现最早的汉画像石墓,它是一座石坑竖穴洞室墓,坐落在徐州韩山山上,画像刻在韩山M1[]洞室的两扇石门上,内容为一常青树,树顶站立一只鸟。有两个玉璧挂在树的下方,左右对称,玉璧由绶带穿系。


韩山M1门上悬璧图

根据该墓出土的半两钱和器物的组合等,考古人员判断其年代下限为汉景帝初期。铁刹山M3石椁内出土有半两钱,年代也应为西汉早期。铁刹山M66西椁室遭到扰乱,出土器物不多。但东椁室保存完整,出土了鼎、盒、壶、钫、茧形壶、罐、盘、匜、鐎壶、仓、灶、井、磨、猪圈等陶器,从陶器组合和器物特征来看,时代应属西汉早期偏晚。所以说至迟画像石在西汉早期就产生了。

      (三)关于早期画像石的纹饰内容及形成原因

      西汉早期的画像因为画像石墓的发掘变得越来越多,如迄今发现最早的汉画像石墓韩山汉墓,在墓门上雕刻了常青树、鸟、悬璧。之后的徐州地区汉画像石椁墓中,如铁刹山M3、铜山县凤凰山M1[]、睢宁县官山汉墓[]等,玉璧常刻制在头档,常青树常刻制在足档。由此可以看出,早期画像石的基本纹饰内容为穿璧、常青树、鸟及简单的几何纹组合。其造型特点是构图比较简单,抽象,多以左右对称的方式组合,阴线刻。铁刹山M66出土的两具石椁除没有鸟纹外,出现的即为十字穿璧、常青树及三角纹和斜线纹,全为阴线刻。常青树在古代被称作生命树,象征着永生,而鸟形图案则象征着灵魂不灭。关于常青树和鸟形纹限于篇幅这里不作深谈。我们重点谈谈穿璧纹。

      所谓穿璧纹,以往通称“十字穿环”,“十字穿璧”,随着研究的深入,现在逐渐被“悬璧”的说法取代。而所谓的“十”字,以前认为或许只是一种装饰的线条或形式,实际上并不是这么简单。这个“十”字实际上是丝绢之类的布带,它的作用是把玉璧固定住或悬吊起来。考古资料证明,汉代很多墓葬,无论是大型的王级,还是中小型的侯级或者官吏级别的墓葬里,在墓主人的头部都有玉璧的出现,这些玉璧出土时一般都置于地上,因此很长时期内都被认为是放在墓主人头顶的一件普通葬玉,一直未受到重视。直到马王堆M1轪侯夫人辛追墓[]锦饰内棺中,原应悬于头档的玳瑁璧却放在了棺盖上,


马王堆M1 悬璧局部

因悬璧丝带未腐朽而得以保持原貌,才使我们得以了解内棺头档悬璧这一现象,知道其原本都是被固定悬挂起来的,只是由于固定悬挂的丝帛腐朽才落到了地上。汉代的悬璧内棺仅发现于西汉。除湖南马王堆一、二号墓外,其余在安徽、江苏和山东等地多有发现。江苏徐州出土内棺悬璧的汉墓较多,中小型墓葬如徐州后楼山M1[]、子房山M3[]、铁刹山M11[]、铁刹山M46[]、韩山M1等。韩山M1洞室由刻有画象的双扇石门封堵,墓葬已被盗掘,墓内出土的一件玉璧,原位置已变,但璧面遗留有十字形的织物遗痕,


徐州韩山M1出土 悬璧

显示应为内棺头档的悬璧。以上这些都是悬璧现象的实证。而刻有悬璧图的石椁,则以另一种形式对此作了证明。M66石椁档板、侧板和底板上刻饰的十字穿璧图和“个”字形图案,再现了以丝帛类织物穿系打结悬挂玉璧的情况。而将悬璧刻在石椁的壁板上,用纹饰图案代替实物,则是一种简省薄葬行为,同时也是人们思想意识的反映。

      那么,为什么悬璧图在汉画像石中出现如此之多且早呢?悬璧在汉画中的所起的作用和显示的意义又是什么?说起来,这和汉代人的宇宙观有直接的关系。汉代继承周秦以来关于天体理论的认识, 形成了三家较为重要的天体学说,即盖天说、宣夜说、浑天说。盖天说即天圆地方说, 《淮南子·原道训》云: “以天为盖,以地为舆。” 《晋书天文志》云: “天圆如张盖,地方如棋局。” 便是这种认识的形象表述。产生于远古的天圆地方宇宙观,由于受“ 天人相应” 及阴阳五行思想的影响,又因为统治阶级的需要与政教融而为一,从而渗透到了社会思想及生活的各个方面。汉画中的玉璧就是天圆地方观念的具体反映,璧是礼天的礼器,是天圆的象征, 表现的是天的形态。悬璧图把圆璧放置在一个方形内,可以说是天圆地方的符号表现。在圆与方之间,四条线向四个方向伸展,则可以看成四方的象征。四方,既可以指大地上东西南北四个不同的方向,也把天划成了四个区域,汉代用“ 四灵”即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表示。在汉代,人们不仅存在着“死即长生”的观念,认为死亡并不是生命的结束,而是一种新生即成仙。而且事死如事生,希望把生前享有的一切统统带到彼岸世界继续享乐。汉代人认为,玉璧不仅具有辟邪驱鬼、保护墓主尸体不朽的功能,而且还是墓主通向天界的灵器。所以棺椁画像中大量出现悬璧的现象也就不足为奇了。

      总之,通过以上几个问题的认识,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汉画像石出现的最早时间为西汉早期,而其出现最多的地方是在石椁墓中,早期的汉画像石由于还处于初级阶段,纹饰内容还比较简单,主要只有常青树、鸟、悬璧以及简单的几何纹,表现形式单一,构图只有方框或方框内分栏,左右对称,雕刻技法以阴线刻为主等。但任何事物都有一个萌芽、发展、流行、成熟的过程,正是由于西汉早期画像石椁的产生,为最终造就东汉汉画像石墓的内容包罗万象、绚丽多姿,表现形式复杂多变,技法多样娴熟的辉煌局面提供了可能。

 


上一条:9月11日晚“国潮汉风·徐博之夜”歌舞表演精彩亮相!
下一条:徐州博物馆文物参展“博物馆@当代艺术跨界系列II”——“永远有多远”展览
您感兴趣的文章